國內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產業趨勢 > 專題文章 > 國內 > 【智財】商標侵權損害額度計算實務
國內
字級設定:

【智財】商標侵權損害額度計算實務

發佈日期:105-12-22 資料來源:
標侵權損害額度計算實務
撰文者:余賢東(經濟部智慧財產局臺中服務處主任) 
 
    男生愛名牌超跑、女生愛名牌包包」的現象雖然不值得鼓勵,卻反映出人們喜愛著名商標產品的心理,希望藉由使用這些高級奢華的產品,提升並彰顯自己的生活品味;因此,少數不肖商人藉由製造與販售仿冒名牌商品以獲取鉅額利潤,合法註冊的商標權人遂依法提出訴訟請求賠償並命其停止仿冒行為,法官就要判斷這「名牌」的價值為何?進入商標侵權損害賠償額度計算的過程。

    由於商標權屬於「無體財產權」的一種,是法律上賦予的排他性專用權利,與一般的「有體物」財產權不同,在計算損害賠償的額度時會有困難;有些人會說:「商標是有體物吧?那個招牌都嘛看得到、摸得到啊!」這是對商標權的誤解,因為商標的價值在於行銷時的知名度,不是區區一塊招牌的價值。以Interbrand公司在2016年做的全球百大商標價值報告而言,第一名是蘋果公司的商標、價值1,781億美元,第二名是耳熟能詳的Google、價值1,332億美元,第三名是可口可樂的「Coca Cola」、價值731億美元,可以知道這些國際著名商標的價值非常高昂。回頭看看國內法院拍賣的商標案例,例如在民國97年11月櫻花公司以新台幣7千8百多萬標得「莊頭北」熱水器商標,98年10月間,唐雅君女士經營的「亞力山大」健身會館商標拍得805萬元;99年4月「旭光」日光燈管商標拍賣價格是7,500萬元,可以用「一字千金」來形容商標的價值。


    我國商標法對於仿冒侵害商標權的賠償額度有明文規定,以92年修正公布的第63條第1項第3款內容而言,商標權人請求損害賠償時,得就查獲侵害商標權商品之零售單價五百倍至一千五百倍之金額請求賠償;但所查獲商品超過一千五百件時,以其總價來決定賠償金額。這樣的規定看似合理又有彈性,其實不盡然;筆者曾聽過一件螺絲產品侵權的官司,因為螺絲的單價僅為台幣七角,即使以最高的一千五百倍金額來判賠,也僅能拿到新台幣一千零五十元的賠償金,連付律師費都不夠呢?另外,在民國98年4月間發生一件愛馬仕專櫃小姐販賣假柏金包的案件,法院雖以前述商標法的最低標準五百倍計算賠償金額,但是因為柏金包的單價不斐,判決該專櫃小姐須賠償兩億五千六百二十五萬元,聽說連原告律師都認為高得離譜、被告因賠不起而移民新加坡呢!

     後來,商標法在100年6月修正,現行的第71條第3款規定:「就查獲侵害商標權商品之零售單價一千五百倍以下之金額。但所查獲商品超過一千五百件時,以其總價定賠償金額。」刪除掉前段所提的五百倍的下限規定,讓法院在衡量商標侵權損害的額度時,能有更靈活的彈性計算空間。

    除了前述的零售單價一千五百倍以下金額之外,商標法第71條還規定了三種計算方式,可以讓商標權人擇一計算:第一種方式是商標權人要舉證自己的損害,譬如說這個品牌的商品每個月有兩百萬的獲利,被仿冒後只剩八十萬元,每個月差額的一百二十萬元乘以仿冒的月份期間,所得總金額就是商標權人的損害。第二種方式是仿冒廠商所得之利益,一般是將銷售金額減去進貨成本後的單件產品利潤、乘以售出的仿冒品件數;如果仿冒廠商不能就其成本或必要費用舉證時,就以銷售該項仿冒品的全部收入為賠償金額。第三種方式是以商標權人授權他人使用所得收取之權利金數額為準,這就要看被仿冒商標的知名度而定:部分海外著名商標的授權金大多以一萬美元起跳,還要看授權商品的範圍、使用期間的長短酌予增減,算起來也很可觀喔。

    通常在訴訟的過程中,原告會「漫天開價」的抬高賠償金額,然後被告會以「就地還錢」的方式短報獲利金額,雙方幾度攻防爭執之後,法院會先審酌被告是可以輕判寬宥的初犯?或是有前科的累犯之外,還會適用商標法第71條第2項規定:「前項賠償金額顯不相當者,法院得予酌減之。」最後法官得到心證揭曉賠償金額,原告就可以要求被告賠償或是強制執行被告的財產。以98年2月11日臺中地方法院98年度附民字第19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判決為例,被告在奇摩拍賣網站上販賣仿冒諾基亞手機外殼,被警方查獲5352個仿冒品;原告芬蘭商諾基亞公司主張均以最低售價350元計算損害金額,總價應為1,873,200元(這一段就是原告的「漫天開價」);然後呢,被告供稱迄今獲利僅約10至20萬元左右,實際獲利沒那麼多,且雖然被警方查獲之商品很多,然未及賣出即遭查獲,該部分還沒有造成實質的損害,還有應扣除被告購買每件仿冒商品價格200元之成本,請求法院輕判(這一段是被告的「就地還錢」);最後法院認為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顯不相當,考量被告乃因家計困難且要扶養小孩始鋌而走險就打五折酌減至90萬元。

 
    臺中地方法院在104年10月2日還有一件案情類似的104年度智字第6號民事判決:被告在露天拍賣網站上,以「運動鞋零碼出清現貨」為標題販賣每雙800元的仿冒PUMA運動鞋,經警方上網搜尋發現,佯裝買家下標購買取得仿冒PUMA運動鞋1雙;刑事部分經檢察官聲請簡易判決處刑並經臺中地方法院判處拘役30日,被告未上訴而確定在案;民事部分,原告彪馬歐洲公開有限責任公司請求的損害賠償金額為16萬元。由於本案查獲的仿冒品只有一雙,被告究竟售出幾件仿冒商品難以證明,法院認為尚難依商標法第71條第1項第1、2款規定計算原告之損害,而應依同條項第3款酌定原告得請求之損害賠償金額。法院審酌本件查獲商品之數量僅一件且係朋友寄賣及被告販售系爭仿冒商品之價格800元,另衡量原告PUMA商標之知名度及合法商品之市售價格等因素,認為損害賠償金額應為零售單價20倍的1萬6,000元。
     
    前述兩個商標侵權的判決,若以原告主張與獲賠的比例來看,前者五折、後者僅為一折,可以得知法院會斟酌個案的不同而做出差異甚大的判決,並非有一個固定的行情;站在商標權人的立場,當然要積極的維護品牌的價值,取締仿冒品以正視聽;不論最後得到的商標侵權損害額度是多少,更重要的是遏止仿冒品在市場上流竄,以提升品牌的形象。

(本文章內容僅代表撰文者之個人觀點及意見;凡涉及政策方向及法規解釋適用,應依智慧財產權主管機關之公告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