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時間的遞嬗」- 2021第一季駐村計劃

【展覽】「時間的遞嬗」- 2021第一季駐村計劃

● 開幕茶會/3.6(六) 15:00-17:00

● 展覽日期/3.5(五)–3.21(日)

● 展覽時間/11:00–18:00 (週一休園)

●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雀榕廳

● 藝術家/馬修.萊德維奇、喬安娜.凱梅耶、賈米爾.麥道維、傑克.戴維森、漢娜・羅恩、傅雅雯

生命的成長,源自時間之於生命的推演。

對藝術家來說,創作,則是時間在他們身上發酵的滋養。

三個月的駐村時間,之於駐村藝術家而言,或許便是一段恰如其分的異地探索之旅。

在這趟旅程中,駐村藝術家暫別原居地,前往陌生的地域,探索關於自身創作上的更多可能性。他們不斷進行內在對話,延續過往的創作經驗,並藉由異地所澆灌予他的養分,茁壯出那觸及未知領域的藝術枝枒。

藝術家將駐村經驗轉化為攜往生命和創作的下個階段,為未來的藝術領域帶來嶄新的啟發和開拓新的篇章。

||駐村藝術家介紹||

▲ 馬修.萊德維奇

此在台北國際藝術村呈現的作品,表現出圖象、語言文學和具體化的城市空間體驗之間的互斥。這是一個雕塑錄像裝置,描繪了嵌入在城市建築形式中政治幾何形狀的遷移,以回應台北城市和建築發展的歷史。結合當地條件,此作品考究了與環境歷史相遇時所產生的感覺,並將其轉化為雕塑作品。作品中使用一些常用於大型建築物作大型推廣的影片屏幕,展示建築形學及城市規劃的拼接,以探討現況是否有退化的現象出現。

▲ 喬安娜.凱梅耶

在駐村期間,喬安娜.凱梅耶將會製作一個影像裝置以及以她為原型的12個不同角色形象的攝影作品,同時也包含拍立得以及類動畫的攝影作品。藉由化身想像的藝術形象角色,凱梅耶想要傳達的是,戴上面具以及偽裝一個形象是多麽容易的事,並提出一個問題:「這樣的成功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或是我們只是在強迫自己變成一個因為壓力和責任而不被允許休息的機器?」

一個人真正美麗的地方並不是透過肉眼所見,也不是因為他們的成功或扮演的角色,而是他們的閃光點以及內在的心靈。你可以感受得到這和愛有關。某個人可能外在並不美麗,但是卻讓你覺得他的內心充滿了溫暖和光芒。

▲ 賈米爾.麥道維

作為一個建築師,賈米爾.麥道維對於已存在的空間與其周圍環境的關係一直深感興趣。麥道維專注於虛擬實境空間中的景觀創作,建構出一個平行的水墨畫世界。他使用虛擬實境的頭戴裝置呈現出人造的景色與虛構的風景,使觀眾體驗、沉浸在一個虛實交錯的環境中。作品得風景由數位本身存在的不連續性與無限的擴張性組成,因此山水畫中並非全然存在著寫實,而是由空間的三軸共構,以精準的透視重現藝術家的生活經驗。此裝置也提供操作的練習模式。站在特定視角,作品將轉變成一個模型,讓觀眾了解整個裝置的操作模式。在這個練習模式下的特定視角,觀眾會處在一個六自由度的體驗中。六自由度體驗指的是人的身體可以自由的在立體空間的三維度中變換位置,往前/往後、向上/向下,往左/往右等六個方向中移動。

▲ 傑克.戴維森

如果以時區的概念來理解紀錄片中的影像 — 彼此接近才得以理解全貌。藝術家傑克.戴維森在台灣紀錄與探索用於實驗性隱形眼鏡的矽水膠材質。展覽中的影片裝置是一系列與隱形眼鏡相關的影像、照片剪輯而成,大部分攝於比利時與台灣。自2020年1月份抵達台灣後,戴維森發現到了一個令人好奇的產業變化 — 半導體的供應短缺打亂了許多生產鏈,而世界上有百分之五十六的晶片製造商都是位於台灣這塊土地上。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製造商的生產模式難以適應「在家工作」的現實局面,這部影片追蹤出口斷層的情況,影片中的獨白配音如同將螢幕放置水族箱中產生的聲音效果。這個透明的容器猶如阿基里.姆本貝所說的「夢幻機器」。我們能夠提供足夠的能源與資源使工廠持續運轉嗎? 如果這看似美麗的產品遮蓋了人類的雙眼、轟隆地破壞了地球土地資源,甚至使人徹夜難眠的話,那有什麼用呢?

▲ 漢娜・羅恩

羅恩的作品長期專注於「水」作為一個串聯多種生態環境的媒介。在裝置藝術、表演與影片中,譜寫水的流動:不論從古老的地質年代至快速消失的融冰;從特定的區域至普遍存在的生態環境與宇宙;從技術控制到無規則的變動。羅恩在作品中體現水權女性主義,此概念從多元交織性女性主義學者阿斯特里達.奈伊馬尼斯中發展,提出人體為世界的基本組成,而非獨立在整個生態系統的頂端。羅恩將水權女性主義的觀點帶入作品中,思考著與跨越時區與地區的海洋產生親密接觸時的意義為何,並對典型的環境理論和生態崩潰的討論提出挑戰,質疑人類中心主義。此作品邀請觀者反思自我與海洋的關係。放慢步調,實際參與並與更廣闊的生態系統建立連結。

▲ 傅雅雯

計畫裡圍繞著一個主題:在虛擬與現實相互矛盾的結構下,傅雅雯不曾停止嘗試去飛翔。草圖裡,可以看到軀體與裝置結合,並彼此相輔相成移動的概念。「假如我想飛翔,就已準備好墜落的可能性」。每一頁草圖的微小變化就像是飛著前進的每一小步,墜落的可能性也因此大了一步。若想像力隱喻著身體可以任意飛翔的可能性,那個飛翔的畫面是否能成為現實的抽象,或是成為抽象的現實。透過懸吊裝置與身體之間的結合,將身體延伸到空間裡持續的嘗試飛翔。在駐村計畫裡,傅雅雯進行不同的身體裝置實驗階段,實驗如何透過造成飛行可能性的的物件裝置,改變身體移動的可能性;如何藉由觀看裝置與身體結合的形態,與攝影性錄像裡飛翔的想像相互重疊,試圖從隱形的場域建立飛翔的想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