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19

著作人權利保護與限制條款初探 撰文:章忠信/「著作權筆記」公益網站主持人、大葉大學助理教授兼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主任、智慧財產權在職碩士學位學程主任 一般人通常以為,智慧財產權制度是以保護智慧財產權為唯一目標。其實,保護智慧財產權僅是智慧財產權制度中的一項目的,如何均衡創作發明者的私權及公眾接觸、享用人類共同的智慧成果的公益,才是智慧財產權制度的真正目的。 工業革命以前,智慧成果不容易被複製及散布,創作者將智慧成果附著在有體物上,就可以行銷獲利,畫家靠賣出畫作賺錢。工業革命帶來的技術突破,讓智慧成果可以被快速地複製及散布,智慧成果很容易與有體物分離,畫作內容可以透過機器,複製成千千萬萬複製品行銷各地,創作者不再有能力透過對於有體物的物權控制,限制他人複製及散布自己的智慧成果。於是,法律制度在原先的有體物的物權法制之外,另外賦予無體的智慧財產權,重新分配各方利益。 創作,不似石頭裡憑空蹦出來的孫悟空。不認識文字,沒有辦法寫小說,閱讀過別人的作品,才能提升寫作技巧。創作如同站在巨人肩膀上之侏儒,而智慧財產權法制對於巨人肩膀上的侏儒之保護,必須將巨人留給公眾,讓侏儒僅得侏儒,還要對公眾進一步奉獻。於是,著作權法制對於著作人一方面提供保護,另一方面也給予各種限制,希望達到私權與公益之均衡。 首先,著作權法第十條之一明白限制著作權保護的範圍。該條規定:「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也就是說,著作權法僅保護「表達」,不保護「表達」所隱含的「觀念」,未經授權而就「表達」的「重製」或「改作」,可能會構成著作權侵害,但因為「觀念」不受著作權法保護,就「觀念」之引用,縱使未註明出處,也不會構成著作權侵害。 其次,著作權既是「無體財產權」,不像有體物會隨時間而破敗耗損,就必須限制保護期間,否則就會變成永久存在,不利公眾利用。所以,著作財產權最多僅有「著作人終身加五十年」的保護,期間屆滿,就開放讓公眾自由利用。 最後,即使在著作人享有著作權期間,著作權法仍想盡各種辦法,要限制著作權人的權利。 著作權人在著作權法中的權利,可以簡單區隔為對於其著作的「利用控制權」及「利益分配權」。基於私權及公益之均衡,著作權法對於這兩項權利加以限制及弱化。例如,為了編制教科書之利用,或避免著作權人強勢壟斷著作,或是照顧經濟弱勢國家國民接觸知識之利益,以「法定授權(statute license)」或「強制授權(compulsory license)」,弱化智慧財產權人之「利用控制權」,但仍尊重其「利益分配權」。 再進一步地,為了新聞、教學、學術、研究、評論之公益目的,使得公眾得以在合理範圍內,自由利用他人著作,不必取得授權,不必支付使用報酬。這種「合理使用(fair use)」之設計,是對於智慧財產權人之「利用控制權」及「利益分配權」之完全限制。 在創作發明者的私權及公眾的公益之間妥善均衡,一直是智慧財產權制度的努力目標,法律制度上的選擇,不斷受到科技進步及社會環境之挑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本文章內容僅代表撰文者之個人觀點及意見;凡涉及政策方向及法規解釋適用,應依智慧財產權主管機關之公告為準。)...

【智財】透過商標申請保護文創成果 撰文:徐志明 / 僑光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一、商標與文化創意之關聯 就本質上而言,商標不但是企業商品或服務甚至商譽的表徵,也是具有市場價值的一種無形資產,更是一種文化創意成果的展現,吾人從法律上對商標之定義便可輕易理解。 商標法第十八條開宗明義,商標是指任何具有識別性之標識,得以文字、圖形、記號、顏色、立體形狀、動態、全像圖、聲音等,或其聯合式所組成。而識別性是指足以使消費者認識商品或服務之來源,並得藉以與其他商品或服務相互加以區別。上述之法條內容清楚告知大眾,商標是以文字、圖形、記號、顏色、立體形狀、動態、全像圖、聲音等,或其聯合式所組成。 換句話說,商標所呈現的樣態,必須是上面這些視覺上或感官上的不同表現或表達方式,以及這些方式之排列組合。而這些表現或表達的方式,基本上亦與多數文化創意活動之元素或樣態,例如視覺藝術活動、品牌視覺設計、工藝創作設計,甚至樂曲創作等等相雷同,只要將這些創作或創意的成果搭配所欲呈現之商品或服務,進而使其足以和其他商品或服務加以識別,這種文化創意之表達,便可轉化為商標,而獲得智慧財產權之保護。 因此,從文化創意的觀點,商標就構成形式的本質上或者呈現方式上而言,就是一種文化創意的表現,在尚未和商品或服務結合之前,即可以被單獨視為一項出自於文化創意之作品,若進一步能達到所表徵商品或服務方面識別性標識之功能,這項文化創意之作品則同時具備了商標的價值。 二、善用商標註冊及使用保護文化創意 任何來自文化創意之作品,若為原創性的精神創作的表現,而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獨立創作,該項作品完成時,即可直接受到著作權之保護。又如前所述,若要進一步成為商品或服務的表徵而獲得商標權之保護,依商標法則必須儘可能在第一時間完成註冊,並且在市場上維持高頻率的使用,如此,才能提高商標的識別性。 就商標實務之觀點,識別性越高之商標其強度越強,越能輕易排除侵害,特別是仿冒和他人惡意的先行註冊(即俗稱的商標蟑螂)行為。而商標的本質就是文化創意作品,因此,一旦商標獲得法律上之高度保護,其第一層之意義在於該受到表徵的商品和服務之品牌能力亦能得到強化,其背後的意義,則是作為該表徵的文化創意,也同時成為一種受法律認可及保障的智慧財產權。 三、將商標融入商品或服務的設計 就商標的表現方式而言,可以是靜態的文字、圖形、記號、顏色、立體形狀、全像圖,或是將這些靜態作品轉為動態,以及聲音之樣態,故呈現方式十分多元新穎。而從事商標設計製作的文創工作者所從事者,便是要將這些表現方式融入商品或服務,並強化識別效果。 就實際之例子而言,屬於靜態的可口可樂曲線瓶及i-phone的外型設計,以及好萊塢片商動態之片頭,加上微軟視窗軟體之開機主題音樂,甚至手機品牌專屬之鈴聲及App軟體之音效,皆屬於各種成功將商標融入商品或服務之典範,值得廣告商標設計者多加參考。 四、具後天識別性之商標 最後,關於商標的「後天識別性」,主要是指某項文化創意其本身並不符合上述商標的定義,而無法直接申請註冊為商標,但經由搭配商品或服務之廣泛使用,而成為足以識別特定商品或服務之表徵。例如許多大家而熟能詳的廣告標題:「大家說英語 let’s talk in English」和「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等等,皆為透過後天識別性而取得商標權之知名案例。 針對後天識別性之商標權,吾人可以將其視為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結果,但許多來自靈光一現的文化創意係來自無心插柳之成果。因此,文化創作者只要善用透過後天識別取得商標權之策略,便可更進一步地大膽發揮創意,讓更多創新的創意表現方式融入商品或服務。另一方面,也因此而豐富了商標的多元色彩,更加帶動智慧財產權的進步。 (本文章內容僅代表撰文者之個人觀點及意見;凡涉及政策方向及法規解釋適用,應依智慧財產權主管機關之公告為準。)...

文創產業對新型專利與設計專利之應用 撰文:徐志明 / 僑光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一、專利權的基本概念 專利是一種排他性的權利,是一種透過法律制度,賦予發明人或創作人利用其作品的獨家權利,其目的在鼓勵創意家或發明家能持續性地從事發明及創作,以不斷創造出有利於社會及產業進步之作品。 然而,是否只要是發明或創作就可獲得專利權?換句話說,欲了解何種發明及創作才有可能受到專利的保護,則必須從專利的種類和取得權利的方式加以判斷。 首先,專利分為發明、新型及設計三種。其中,設計專利過去稱為新式樣專利,但為與國際接軌,我國專利法於2011年修法時,便以「設計專利」取代新式樣專利,亦更加強調對類設計類創作之保護。 從定義上而言,發明指利用自然法則,透過技術思想之創作。新型,是指除利用自然法則,透過技術思想外,對物品之形狀、構造或組合之創作。而設計,指對物品之全部或部分之形狀、花紋、色彩或其結合,透過視覺訴求之創作,包括應用於物品之電腦圖像及圖形化使用者介面在內。除應符合前述之定義外,發明和新型要取得專利權之保護,尚須具備可供產業製造或使用的利用價值(產業可利用性)、且該技術尚未公開或不是一般公眾所知悉(新穎性);同時,具相同技術領域之通常知識者以既有之技術並無法輕易完成 (進步性)。而設計除產業可利用性和新穎性外,另須具備創作性,即該項設計作品,必須是所屬技藝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之人,依該設計專利申請前之先前技藝,並無法輕易產生相同之構想。 其次,這三種創作除應符合申請專利之定義及條件外,也必須注意不能存在無法取得專利之情形。發明不能是動、植物及生產動、植物之主要生物學方法,但不包括微生物學的生產方法。同時,亦不能是人類或動物之診斷、治療或外科手術方法,更不能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新型則不能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就設計而言,則不能是純功能性之物品造形、屬純藝術之創作、積體電路電路布局及電子電路布局,以及構成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除定義上及特性上之必要條件外,發明、新型或設計之創作,亦必須符合申請及維持專利權之各項程序,包括填具申請書、提供必要之說明及附件,並繳納申請費用及取得專利權後的維持費用等等。 二、如何區別新型和設計 從上述之說明,即可理解受專利權保護這三種創作之本質和差異性。惟實務上除發明人外,新型和設計專利的創作者,因為新型和設計都可能與形狀方面之創作有關,而經常產生認定上的混淆。惟就區別之方式而言,本文建議僅需掌握下列的原則:著重於對功能、技術、製造及使用方便性等方面之改進,屬於新型之創作。而設計類的創作,主要是透過視覺方面的訴求,而著重於對物品質感、親和性、高價值感之視覺效果表達,以增進商品使用上視覺之創意及舒適性,與新型所要強調的使用功能提升和技術性無關。 三、新型與設計專利於文創產業之應用 最後,就文化創意產業而言,應如何利用新型及設計專利,來保障創作者之權利?本文認為,可先從文化創意產業之範疇及所從事之創作事項加以論述。 現行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第三條涵蓋之工藝產業、產品設計產業及設計品牌時尚產業等,即屬於必須善用新型及設計專利做為競爭手段及策略之文化創意產業。舉凡工藝產業所從事之工藝創作或工藝設計、產品設計產業所重視之產品外觀設計、結構設計、原型與模型的製作、包裝設計等,以及設計品牌時尚產業所擅長之服飾及配件之設計等,皆大量創作出新型及設計專利,若能善加運用專利權之授權策略,將可為前述這些產業創造更高之價值,更可透過專利權之保護措施,為創作者帶來更高知名度。故從事相關文創產業之工作者應一面創作,一面多加思考如何善用新型與設計專利,達到永續創作,持續創造價值之目的。 (本文章內容僅代表撰文者之個人觀點及意見;凡涉及政策方向及法規解釋適用,應依智慧財產權主管機關之公告為準。)...

【智財】是文化創意還是仿冒商標?撰文:萬國法律事務所呂紹凡律師 假設案例: 凱踢文創公司為顛覆楷娣貓的熱賣,因此設計出一款有嘴無鬍鬚的流淚楷娣貓,用於文具用品、辦公室小物等商品,並且用來嘲諷上班族的長工時及低薪資。商品上市後獲得消費者廣大迴響,案經楷娣貓公司提出侵害商標權的刑事告訴,警方受理後聲請搜索票執行,查扣相關商品數千件。 一、前言: 所謂文化創意是指源自創意或文化積累,透過智慧財產之形成及運用,具有創造財富與就業機會之潛力,並促進全民美學素養,使國民生活環境提升者而言(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第3條第1項參照),而商標之使用則是以行銷為目的,將商標用於商品或陳列、販賣附有商標商品等之行為,並足以使相關消費者認識其為商標者(參見商標法第5條)。 由上述定義可知,文創商品與智慧財產權息息相關,甚至在某些領域,就是形成具有識別性的商標而使用於商品,作為文創運用的一環。然而,部分的創意靈感卻可能是以調侃、嘲諷、會心一笑的方式,對於既有的品牌加以「修改」而創作,這部分的創作與商標侵權,常常僅有一線之隔,不得不慎。 二、商標侵權: 一般所稱的侵害商標的仿冒品,多數情形是指未經商標權人同意,為行銷之目的而將相同或近似的商標使用於同一或類似商品,而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商標法第95條)、或明知為仿冒商品而販賣、意圖販賣而陳列(商標法第97條)。 一般人被控侵害商標權時最常見的抗辯就是我使用的圖樣與你的註冊商標「不同」,然而,從法上述條文義可知,商標侵權或仿冒品不一定需要與他人的註冊商標「完全」相同,只要達到「近似」的程度,仍可能會產生商標權的侵害。 然而,究竟何種情況構成商標的「近似」,往往也是雙方最大的爭議點,就此,判斷上雖然有些主觀成分在內,但實務上通常使用一些因素綜合判斷,包括整體觀察、異時異地隔離觀察等方式判別(詳「混淆誤認之虞」審查基準),盡量消弭個人的主觀因素。 然而,判斷是否屬於近似商標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以「誰」的角度來觀察?由於商標最主要的功能在於提供消費者藉以區別商品的來源,因此,判斷是否近似,就應該以具有普通知識經驗的消費者,於購買時施以普通的注意義務為標準。當然,商品的性質也會影響消費者的注意程度,舉例言之,消費者對於日常生活的商品注意程度較低,對於近似商標識別性較弱,容易產生近似的印象;反之,對於高單價商品,由於購買者多為專業人士,通常也會施以較高的注意義務,較能區別兩者的差異。 三、實務案例: 近年來有兩則較廣為人知有關文創商品是否侵害商標權的判決,兩者創作背景相仿,但截至目前為止的結果卻大相逕庭,可供探討: (一)嬌蕉包: 知名皮件品牌法商愛馬仕公司之「HERMES及馬車圖樣」商標註冊於皮件等類別之商品,真品售價每個皮包約新台幣二十萬元至一百萬元之譜;2012年間,嬌蕉國際有限公司有所發想,以詼諧的方式將「類似柏金包的影像」透過熱轉印技術印在帆布包上,每個售價僅一千多元,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判決違反商標法等罪,被告處有期徒刑三月(台北地方法院102年度智簡字第30號判決)。本件由於民事部分雙方和解,外界無法得知嬌蕉公司賠償數額,但更早之前一件販售四件仿冒愛馬仕柏金包的被告,則遭法院判決新台幣二億五千餘萬元的天價賠償(智慧財產法院97年度重附民字第1號)。 (二)流淚香奈兒: 2013年間,祥駿國際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也以戲謔的方式,將瑞士商香奈兒公司的雙C商標作成流淚狀,同樣用於手提包等商品,卻遭士林地方法院判決無罪(士林地方法院103年度智易字第3號刑事判決),目前檢察官上訴中,尚未判決確定。 上述兩個案件,本質上都類似以調侃、嘲諷、戲謔的方式對於現有的商標進行「修改」,如以上述智慧財產法院對於愛馬仕商標認定近似的標準,流淚香奈兒的一審判決似有可議之處,二審是否改判,值得觀察。 然而,如以相關消費者的觀點評估,本文認為也有可商榷之處。參考上述「混淆誤認之虞」審查基準,會選購愛馬仕、香奈兒這些高價皮件的消費者,是否會被嬌蕉包或流淚香奈兒所混淆?以一般常理而言,實在殊難想像!因為這些消費者對於皮件的紋路、設計、造型等都相當注意,真的會無法區別愛馬仕與嬌蕉包的圖樣?真的無法分辨香奈兒與流淚香奈兒的差異?應有討論空間。 四、結語: 單純的文字、圖樣設計,其實很有可能與已註冊的商標構成近似,這部分需要透過事前的檢索加以防範,但如果是想要以嘲諷、戲謔的方式作為創意的表現,由於戲謔式商標在我國法制尚無明確的定位,以實務案例觀察,確實要多加注意造成消費者「混淆誤認」的可能性,進而判斷是否造成商標的侵害。 以題述的假設案例而言,如果只是將無嘴改成有嘴、有鬍鬚改成沒有鬍鬚、不流淚改成流淚,雖屬創意的一種,但構成商標侵權的可能性仍相當高。 本文章內容僅代表撰文者之個人觀點及意見;凡涉及政策方向及法規解釋適用,應依智慧財產權主管機關之公告為準。...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開枝散葉系列-108年『戲曲夢工場』節目徵集計畫」(以下稱本計畫)即日起接受報名申請,歡迎符合資格之演藝團體及個人踴躍提出新創作品。 本計畫提供臺灣戲曲中心作為平台,鼓勵突破傳統框架,創作具戲曲元素的實驗性小劇場作品,預計徵選4團,另外,本中心將安排2隊邀演團隊參與演出。送選作品就該劇種或該戲曲表演型態而言,須為首度製作演出;所有團隊於108年11至12月演出。本屆以戲曲傳統表演美學及劇場特質為創作核心,著重作品整體性之呈現,可具備實驗特質或採用多元跨界藝術形式演出。主要表演者至少有一位須為戲曲之演員或偶戲演師。作品長度以 60 分鐘為原則,須具備演出之完整性。 入選之團隊將由本中心分攤相關製作經費,每案上限為新臺幣80萬元。由本中心聘請專家學者組成之評審小組進行書面審查,核定評審結果後,將另行公告入選團隊名單。詳細內容請見附件徵選須知。洽詢專線:(02)8866-9600分機1626劇藝發展組陳小姐,信箱:d039120@ncfta.gov.tw。 【附件下載】108年「戲曲夢工場」節目徵集計畫徵選須知...

駐村名稱:2019 日本札幌天神山藝術工作室(Sapporo Tenjinyama Art Studio)s(k)onw進駐計畫 地點:日本札幌(Sapporo, Japan) 截止日期:2018-10-21 領域:視覺藝術 駐村期間:2019.01.05 -2019.03.05 經費補助:暖氣費、交通補助15萬日圓(至多)、生活津貼30萬日圓、創作材料費10萬日圓(至多) 駐村單位提供:邀請函、翻譯志工、行政協調、住宿 藝術家自付:其他開銷 官網: 駐村計畫:https://tenjinyamastudio.jp/en/ct-top-en/18979/ 內容: 札幌是世界上最獨特的城市之一,時常被覆蓋在皚皚白雪之下,其市政府甚至設有冰雪管理辦公室,彰顯出「雪」在這座都市中的重要地位。 札幌的都市化始於1972年在該城市舉行的冬季奧運,並自那時起發展雪地清掃、地暖、地下道與交通基礎建設等設施,而冬天則力推各種雪地運動及節慶活動。多年後,這些因由雪地而發展出來的特色越形突出,各種專業知識與創意活動也隨之而來,讓札幌不僅變得更有活力,也對如何和大自然共處更游刃有餘。 在日本的脈絡之下觀察札幌與北海道,會發現這個極北之處催生了相當特別的自然景觀、生活方式與歷史;而如果忘卻國界的條件,這座城市則屬於亞北極的一部分。在後者的脈絡下,日本的這座極北之城其實只是歷史悠久的亞北極文化往南延伸的一處而已。而札幌天神山藝術工作室這次的進駐計畫,便是希望能將這兩個觀點一同呈現。 今年,在日本文化廳的支持下,札幌天神山藝術工作室將和AIS Planning合作,希望能透過這次的s(k)now進駐計畫,鼓勵藝術家們進行超越國界的藝術實驗,也期待看到各國的申請。 天神山藝術工作室簡介: 天神山藝術工作室( Sapporo Tenjinyama Art Studio)最初的面世乃為配合2014年夏季札幌國際藝術節的藝術進駐計劃。在寂靜但充滿豐富自然景觀的環繞下,天神山工作室擁有13座單房公寓(studio apartment)、一個展覽空間與對大眾開放的共同工作室。進駐藝術家將有機會在各種活動、節慶、甚至是日常生活中和造訪的大眾交流。在2017年的進駐計畫中,一共有407位藝術家一起參與了相關活動,包含來自23個不同國家的85位非日本籍藝術家。 2018 – 2019 s(k)now進駐計畫 計畫主題:冬季、雪與亞北極 以「冬季、雪與亞北極」(winter, snow and the subarctic)為主題,天神山藝術工作室安排了不同的計畫,邀請各界藝術家就此主題進行創作探索,而工作室也將會為進駐藝術家提供規劃、研究與製作等協助。 展覽計畫(1位藝術家/藝術團體): 在進駐的60天內產出以研究為基礎的展覽。 駐校藝術家計畫(1位藝術家/藝術團體): 藝術家將進駐當地小學,在兩週的時間內,利用教室做為工作室進行創作。在進駐期間的最後,藝術家需做成果展現(不限形式)。 備註: 在日本,有不少學校的大型教室因為少子化的關係而逐漸荒廢,因而得以提供藝術家工作空間進行創作,也讓藝術家有機會透過藝術活動與當地社群、學校、學童及家長進行更多互動。 進駐時間表: 申請時間:2018年9月5日至10月21日 徵選公告:2018年11月4日 進駐時間:2019年1月5日至3月5日(60天) 藝術家講座與歡迎會:2019年1月中 展覽與成果發表時間:2019年2月23日至3月3日 申請資格: 申請人需 1. 在視覺藝術領域擁有經驗 2. 在進駐開始前滿18歲(學生不可申請) 3. 了解本進駐計畫的目標並在進駐最後一週進行成果展示 4. 能夠參與天神山藝術工作室規劃的活動 5. 能夠規劃與執行其創作與展示(含卸展),並與工作室總監一起討論其創作 6. 能夠參加開幕與最後成果展示活動 7. 能夠遵守設施使用規範 8. 能夠使用英文或日文進行溝通 申請方式: 採線上申請,請分別就希望申請的類別於10月21日23:59前(日本時間)完成表格並送出。 展覽計畫(請點我) 駐校藝術家計畫(請點我) 聯絡方式: Tel: +81-11-820-2140 (10:00-20:00,週二至週日) E-mail: application@tenjinyamastudio.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