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熱門的內容

產業資訊

文創產業對新型專利與設計專利之應用 撰文:徐志明 / 僑光科技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一、專利權的基本概念 專利是一種排他性的權利,是一種透過法律制度,賦予發明人或創作人利用其作品的獨家權利,其目的在鼓勵創意家或發明家能持續性地從事發明及創作,以不斷創造出有利於社會及產業進步之作品。 然而,是否只要是發明或創作就可獲得專利權?換句話說,欲了解何種發明及創作才有可能受到專利的保護,則必須從專利的種類和取得權利的方式加以判斷。 首先,專利分為發明、新型及設計三種。其中,設計專利過去稱為新式樣專利,但為與國際接軌,我國專利法於2011年修法時,便以「設計專利」取代新式樣專利,亦更加強調對類設計類創作之保護。 從定義上而言,發明指利用自然法則,透過技術思想之創作。新型,是指除利用自然法則,透過技術思想外,對物品之形狀、構造或組合之創作。而設計,指對物品之全部或部分之形狀、花紋、色彩或其結合,透過視覺訴求之創作,包括應用於物品之電腦圖像及圖形化使用者介面在內。除應符合前述之定義外,發明和新型要取得專利權之保護,尚須具備可供產業製造或使用的利用價值(產業可利用性)、且該技術尚未公開或不是一般公眾所知悉(新穎性);同時,具相同技術領域之通常知識者以既有之技術並無法輕易完成 (進步性)。而設計除產業可利用性和新穎性外,另須具備創作性,即該項設計作品,必須是所屬技藝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之人,依該設計專利申請前之先前技藝,並無法輕易產生相同之構想。 其次,這三種創作除應符合申請專利之定義及條件外,也必須注意不能存在無法取得專利之情形。發明不能是動、植物及生產動、植物之主要生物學方法,但不包括微生物學的生產方法。同時,亦不能是人類或動物之診斷、治療或外科手術方法,更不能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新型則不能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就設計而言,則不能是純功能性之物品造形、屬純藝術之創作、積體電路電路布局及電子電路布局,以及構成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除定義上及特性上之必要條件外,發明、新型或設計之創作,亦必須符合申請及維持專利權之各項程序,包括填具申請書、提供必要之說明及附件,並繳納申請費用及取得專利權後的維持費用等等。 二、如何區別新型和設計 從上述之說明,即可理解受專利權保護這三種創作之本質和差異性。惟實務上除發明人外,新型和設計專利的創作者,因為新型和設計都可能與形狀方面之創作有關,而經常產生認定上的混淆。惟就區別之方式而言,本文建議僅需掌握下列的原則:著重於對功能、技術、製造及使用方便性等方面之改進,屬於新型之創作。而設計類的創作,主要是透過視覺方面的訴求,而著重於對物品質感、親和性、高價值感之視覺效果表達,以增進商品使用上視覺之創意及舒適性,與新型所要強調的使用功能提升和技術性無關。 三、新型與設計專利於文創產業之應用 最後,就文化創意產業而言,應如何利用新型及設計專利,來保障創作者之權利?本文認為,可先從文化創意產業之範疇及所從事之創作事項加以論述。 現行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第三條涵蓋之工藝產業、產品設計產業及設計品牌時尚產業等,即屬於必須善用新型及設計專利做為競爭手段及策略之文化創意產業。舉凡工藝產業所從事之工藝創作或工藝設計、產品設計產業所重視之產品外觀設計、結構設計、原型與模型的製作、包裝設計等,以及設計品牌時尚產業所擅長之服飾及配件之設計等,皆大量創作出新型及設計專利,若能善加運用專利權之授權策略,將可為前述這些產業創造更高之價值,更可透過專利權之保護措施,為創作者帶來更高知名度。故從事相關文創產業之工作者應一面創作,一面多加思考如何善用新型與設計專利,達到永續創作,持續創造價值之目的。 (本文章內容僅代表撰文者之個人觀點及意見;凡涉及政策方向及法規解釋適用,應依智慧財產權主管機關之公告為準。)...

【智財】是文化創意還是仿冒商標?撰文:萬國法律事務所呂紹凡律師 假設案例: 凱踢文創公司為顛覆楷娣貓的熱賣,因此設計出一款有嘴無鬍鬚的流淚楷娣貓,用於文具用品、辦公室小物等商品,並且用來嘲諷上班族的長工時及低薪資。商品上市後獲得消費者廣大迴響,案經楷娣貓公司提出侵害商標權的刑事告訴,警方受理後聲請搜索票執行,查扣相關商品數千件。 一、前言: 所謂文化創意是指源自創意或文化積累,透過智慧財產之形成及運用,具有創造財富與就業機會之潛力,並促進全民美學素養,使國民生活環境提升者而言(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第3條第1項參照),而商標之使用則是以行銷為目的,將商標用於商品或陳列、販賣附有商標商品等之行為,並足以使相關消費者認識其為商標者(參見商標法第5條)。 由上述定義可知,文創商品與智慧財產權息息相關,甚至在某些領域,就是形成具有識別性的商標而使用於商品,作為文創運用的一環。然而,部分的創意靈感卻可能是以調侃、嘲諷、會心一笑的方式,對於既有的品牌加以「修改」而創作,這部分的創作與商標侵權,常常僅有一線之隔,不得不慎。 二、商標侵權: 一般所稱的侵害商標的仿冒品,多數情形是指未經商標權人同意,為行銷之目的而將相同或近似的商標使用於同一或類似商品,而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商標法第95條)、或明知為仿冒商品而販賣、意圖販賣而陳列(商標法第97條)。 一般人被控侵害商標權時最常見的抗辯就是我使用的圖樣與你的註冊商標「不同」,然而,從法上述條文義可知,商標侵權或仿冒品不一定需要與他人的註冊商標「完全」相同,只要達到「近似」的程度,仍可能會產生商標權的侵害。 然而,究竟何種情況構成商標的「近似」,往往也是雙方最大的爭議點,就此,判斷上雖然有些主觀成分在內,但實務上通常使用一些因素綜合判斷,包括整體觀察、異時異地隔離觀察等方式判別(詳「混淆誤認之虞」審查基準),盡量消弭個人的主觀因素。 然而,判斷是否屬於近似商標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以「誰」的角度來觀察?由於商標最主要的功能在於提供消費者藉以區別商品的來源,因此,判斷是否近似,就應該以具有普通知識經驗的消費者,於購買時施以普通的注意義務為標準。當然,商品的性質也會影響消費者的注意程度,舉例言之,消費者對於日常生活的商品注意程度較低,對於近似商標識別性較弱,容易產生近似的印象;反之,對於高單價商品,由於購買者多為專業人士,通常也會施以較高的注意義務,較能區別兩者的差異。 三、實務案例: 近年來有兩則較廣為人知有關文創商品是否侵害商標權的判決,兩者創作背景相仿,但截至目前為止的結果卻大相逕庭,可供探討: (一)嬌蕉包: 知名皮件品牌法商愛馬仕公司之「HERMES及馬車圖樣」商標註冊於皮件等類別之商品,真品售價每個皮包約新台幣二十萬元至一百萬元之譜;2012年間,嬌蕉國際有限公司有所發想,以詼諧的方式將「類似柏金包的影像」透過熱轉印技術印在帆布包上,每個售價僅一千多元,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判決違反商標法等罪,被告處有期徒刑三月(台北地方法院102年度智簡字第30號判決)。本件由於民事部分雙方和解,外界無法得知嬌蕉公司賠償數額,但更早之前一件販售四件仿冒愛馬仕柏金包的被告,則遭法院判決新台幣二億五千餘萬元的天價賠償(智慧財產法院97年度重附民字第1號)。 (二)流淚香奈兒: 2013年間,祥駿國際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也以戲謔的方式,將瑞士商香奈兒公司的雙C商標作成流淚狀,同樣用於手提包等商品,卻遭士林地方法院判決無罪(士林地方法院103年度智易字第3號刑事判決),目前檢察官上訴中,尚未判決確定。 上述兩個案件,本質上都類似以調侃、嘲諷、戲謔的方式對於現有的商標進行「修改」,如以上述智慧財產法院對於愛馬仕商標認定近似的標準,流淚香奈兒的一審判決似有可議之處,二審是否改判,值得觀察。 然而,如以相關消費者的觀點評估,本文認為也有可商榷之處。參考上述「混淆誤認之虞」審查基準,會選購愛馬仕、香奈兒這些高價皮件的消費者,是否會被嬌蕉包或流淚香奈兒所混淆?以一般常理而言,實在殊難想像!因為這些消費者對於皮件的紋路、設計、造型等都相當注意,真的會無法區別愛馬仕與嬌蕉包的圖樣?真的無法分辨香奈兒與流淚香奈兒的差異?應有討論空間。 四、結語: 單純的文字、圖樣設計,其實很有可能與已註冊的商標構成近似,這部分需要透過事前的檢索加以防範,但如果是想要以嘲諷、戲謔的方式作為創意的表現,由於戲謔式商標在我國法制尚無明確的定位,以實務案例觀察,確實要多加注意造成消費者「混淆誤認」的可能性,進而判斷是否造成商標的侵害。 以題述的假設案例而言,如果只是將無嘴改成有嘴、有鬍鬚改成沒有鬍鬚、不流淚改成流淚,雖屬創意的一種,但構成商標侵權的可能性仍相當高。 本文章內容僅代表撰文者之個人觀點及意見;凡涉及政策方向及法規解釋適用,應依智慧財產權主管機關之公告為準。...